故事派对   故事派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故事派对首页
不能忘了你
2012-05-30
简介


一个刊登历届廉政故事大赛获奖作品的博客
最新互动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江南多雨。梅花镇的雨更多。就在一个暴雨如注的清晨,镇长张志海被一阵紧接一阵的电话吵醒了。他揉揉眼睛,打了个长长的哈欠,嗡声嗡声地问:“谁呀?这大雨天……”后面的牢骚话还没有说出口,他就完全清醒了。为什么?他听出来了,来电话的是刘县长。这样的天,刘县长亲自来电话,莫不是有什么重大事情?什么事呢?分洪?查险抢险?去县里开紧急会议?张志海的大脑飞速地旋转。

“你快准备一下,两个小时后,宋德虎到你们镇。”

张志海一下子懵了,脑子飞速地旋转,可怎么也想不起这宋德虎是哪方领导。他为什么非要赶在这么个鬼天来梅花镇。

看张志海没回话,刘县长火了,提高了八度,吼道:“张志海,你听到没有?”

“听、听着了,不过,这、这宋德虎是……”

“混蛋!你看不看书,读不读报?宋德虎是咱们省的英雄,总书记都接见了的,你―――”

张志海的汗“刷”地冒出来了。天,总书记都接见了,这宋德虎得是多大的官呀,但是我怎么就不知道呢。

电话那头,刘县长补充道:“你他妈就知道整天搓麻。听好了:宋德虎,就是前几天上了‘新闻联播’的那个特级飞行员。”

张志海这才有点印象,噢,大伙聊天时好象说过,有个什么空军试飞员在飞机出故障的危急时刻,凭着高超的技术和对国家财产的爱护,没有跳伞,沉着冷静,楞是把飞机安全着陆了。为国家挽回了好几个亿,还有重要的试验数据。可是,他上我们梅花镇干什么来?他要是从梅花镇出去的人,省里早就通知了。

想归想,张志海没敢怠慢。“做事不由东,累死也无功”,这句话他还是明白的。谁是他张志海的“东家”?刘县长就算一个!张志海匆匆穿上衣服,胡乱撸了两把脸,就急着出门。他要赶快布置,不能耽搁。就这时,手机又响了,又是刘县长。刘县长说:“你们那儿是不是有个叫盛国强的?”

盛国强?是呀。有有有。对这个人,张志海是太熟悉了。这盛国强是农贸市场一个卖瓜子的。不过,他的生意比别人的都好,因为他的瓜子炒的特别的香,现炒现卖,生意火得不得了。只不过这个人脑筋特木,不论是谁,都不能白吃他的瓜子。对工商所的,对市场管理员,就是对他这个堂堂镇长,这盛国强也是不给钱不让吃。张志海后来听人说,这个盛国强是有些来头的。什么来头?那就是十几年前,他曾经是外县一个工商所的所长,也是跺跺脚地皮儿就颤三颤的主儿。后来呢,盛国强因为犯错误被撸了职务,轰回了老家梅花镇。犯的什么错?据说是受了小商贩的几斤瓜子。

每每想到这儿,张志海就想笑,有时到了农贸市场,远远地看着前后忙乎的盛国强,就嘴角撇撇,冷冷地在心里说:“瞧你这点出息。贪污受贿,他妈的就是区区几斤破瓜子。太不值了。”

这盛国强不仅“底儿潮”,还是个刺头。一直为他瓜子的事儿到处喊冤,不断地申诉,死活要讨个“说法”,连北京都去过。张志海来梅花镇三年了,上边批转下来的盛国强的上访材料就有好几份。

张志海正琢磨呢,手机来了短信,一看,又是刘县长的,短信写道:“立即找到盛国强!宋德虎要见他!我在车上!”张志海愣愣地盯着短信,不明白这盛国强和宋德虎是什么关系,连刘县长都要陪着下来,而且……莫非这宋德虎大雨天的跑梅花镇就为了找盛国强?

事不宜迟,张志海边往农贸市场赶,边给手下的人打电话。接电话的也是个个一头雾水,有的还问:“镇座,你别是听错了吧!”

张志海赶到农贸市场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淋透了。他顾不得这个,问迎上来的市场负责人老齐,盛国强来了吗?老齐摇摇头,说三天了,没见盛国强的影儿,别是上西天了吧。张志海没心思开玩笑,手一挥,说:“带我上他家!”

老齐这才感到事情的重大,忙问手下的人,谁知道盛国强住哪儿?

好不容易找到了盛国强的家。这是一座简易楼,盛国强家住底楼。可叫开了门,道明了来意,那盛国强却说:“我不认识什么宋德虎。”说完,“砰”地关了门。张志海火了,冲着屋里叫道:“盛国强,这是县里省里布置下的事儿。你别拿豆包不当干粮!”

盛国强开开门,露出半张脸,冷冷地说:“爷是长大的!不是吓大的!”

一句话把张志海噎得差点背过气去。在梅花镇这一亩三分地上,谁敢用这个口气和他说话。张志海正琢磨怎么办,巷子口突然传来汽车喇叭声:天,刘县长一行到了。

张志海忙跑过去。他看到,刘县长在前面开道,他的身边是省里的一个干部,叫什么他说不上来,不过在开会时见过的,还有一个穿军装的,不用说,就是那个特级飞行员宋德虎了。那宋德虎搀扶着一个老年妇女,大概十有八九是他的妈。张志海跑到刘县长面前,抹了一下脸上的雨水,热情地对大伙说:“都准备好了,请领导注意地上滑啊。”边说边给手下人使眼色,让他们再去敲盛国强家的门。

小巷不长,可这一行人在雨天里走的很慢。在这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张志海才大概齐搞清这事的起因。原来,当年盛国强在外县当工商所所长时,对宋德虎一家有恩,人家知恩图报,可是找了多少年找不到他。前天,宋德虎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又提起这事,说找不到当年的恩人,这辈子心里都不踏实。还是记者有办法,几个小时就搞定了盛国强的行踪住址,也才有了今天的行动。

不过,张志海还是不明白,盛国强干了什么积德的事儿,让宋德虎一家至今念念不忘。

又来到盛国强的家。盛国强虽然出来了,但脸上的表情十分愤怒。刘县长快步上前,大声地说:“盛国强同志,你好啊!”说着伸出双手,要和盛国强握手。可盛国强根本不给面子。弄得刘县长一双手伸也不是,收也不是,只是在自己身上搓来搓去。

宋德虎上前,敬了个军礼,说:“叔,还认识我吗?”

盛国强眯眼看了看,又摇摇头。

那老年妇女激动地上前,一把扯住盛国强的衣服,说:“盛所长,你真的不记得我了,我是在电影院前卖瓜子的呀。”

闻听这话,只见盛国强浑身颤抖了一下,脸上的肌肉像被电击了似地,一下子扭曲了。他恨恨地盯着这老年妇女,也就是宋德虎的妈妈,一字一句地吐出:“你――卑鄙!你不是人!”

见面的气氛立时突变。空气也仿佛凝固了,因听见雨水“刷刷刷”的声音。

别说张志海,就是刘县长也从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大伙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知说什么好。

还是宋妈妈打破了僵局。她身体晃了晃,但是没倒下来。她仍是扯着盛国强的衣服,声音颤抖地问:“盛所长,我们母子找你,找了十多年,没想到你会这样看我们,我问你,我怎么卑鄙了?”

盛国强什么也不说,只是扭转脸,看着楼道里泛着潮气的墙,一口一口地喘粗气。

突然,宋妈妈“噗嗵”一声给盛国强跪下了,但是她嘴里仍在说:“你说!你得给我说明白。”

刘县长要搀起宋妈妈,可是老人家就是不起。

刘县长随口说:“怎么回事儿呀,你们……”

没想到这一句问话引得宋妈妈大哭起来。她边哭边说。从她断断续续的诉说中,张志海他们听明白了。原来,十多年前,宋妈妈的儿子刚刚上小学六年级,可是老伴突发重病,没了工作,一家人生活立时陷入困境。为了供儿子上学,为了吃饭。宋妈妈就操起了小买卖。什么买卖呢?祖传的炒瓜子。她炒的瓜子又脆又香。瓜子炒好了,上哪儿卖呢?宋妈妈看准了电影院前的广场。但是,卖瓜子没照呀,她一边卖一边得提心吊胆地防着工商所的检查。

怕什么来什么。那一天,宋妈妈正专心致志地卖瓜子,没料到工商所的从天而降,被抓了“现行”。瓜子摊被拽翻了,瓜子洒了一地,盛瓜子的笸箩也被扔到了检查车上。按说,这是现今中国极普通的一幕。盛国强也准备带人撤了。可就这时,那个帮妈妈卖瓜子的小男孩儿给盛国强跪下来,他没哭,只是倔强地对盛国强说:“叔叔,你不能这样!”

盛国强说:“小朋友,无照经营是不允许的呀!”

小男孩儿说:“我爸病了,在床上不能动。我们一家就靠卖瓜子活了。你不能不让我们活!”

盛国强不知说什么好。

小男孩儿说:“我得上学!学校都能免我学费,你们就不能高抬贵手吗?”

一阵风吹过,吹得瓜子摊旁的几本书本“沙沙”地翻卷响着。盛国强俯下身,随手翻了翻。他看到那孩子的作业十分工整,小红花一个接一个。他看看夹杂着白发的中年妇女,看看一脸真诚的男孩儿,知道他们说的全是实话。一杯瓜子只卖一角钱,利润也就一二分钱。可这区区小钱,可能就是他们一家的救命稻草。而且,面前的这个孩子这么懂事。在执法和人情面前,他苦苦思索。后来,盛国强对手下挥挥手,默默地走了。

可是,副所长薛明不干了,他拉了一下盛国强,低声说:“老盛,你这是纵容无照经营!”

盛国强对薛明的官场习气一直看不惯,这时,就耍开了一把手的“霸气”,冷冷地说:“出了事儿,我兜着!”

离开了十几步,盛国强又折回来,对那中年妇女轻轻地说:“注意影响!”又用嘴朝地上呶了呶:“把地上搞干净了。”

有一天晚上十一点多,盛国强和几个同事喝完酒,骑车回家,路过电影院时,他看到环卫工人已经在扫地了,不由对同事说:“咦,环卫工人怎么这个点儿上班了。”一个同事说:“什么环卫,是那个卖瓜子的,”盛国强一看,可不是嘛。他心中一动,下了车,走到那女人身边,看着她认真地扫地。她不仅把自己“范围”内的扫了,而且把整个广场全扫了。那女人也发现了盛国强,忙停下来,对他深深地鞠了一躬,说:“盛所长,谢谢您!”说着,跑回瓜子摊前,将一大包瓜子死活非要送给盛国强吃。盛国强推托不了,只好收下,并要付钱。可那女人打死也不要。

时间长了,这卖瓜子的母子成了盛国强的“心病”,他时不时地到电影院前转转。从闲聊中,他也学会了炒瓜子。

后来,唉,半年后,盛国强被送到省党校学习一年。这是对干部提拔前的必要过程。谁知学习才三个月不到,纪委找他谈话,说有人举报,他有受贿行为。盛国强不服,说凭据呢?纪委干部苦笑笑,说:举报的事情很多,我们正一件件查证,但有一件是确实的吧。盛国强瞪大眼睛问:哪一件?纪委干部说:瓜子!

盛国强说一点瓜子怎么能说是受贿,而且,当时我就把瓜子给大伙分了,不信你问问。纪委的人笑笑,晃了晃手中的纸,无可奈何地说:“人家举报你不止这一次啊。而且,我这里就有那卖瓜子的证明!人家是主动贿赂你。虽然数量不多,可性质严重。”

盛国强一下子醒悟,说:“这一定是薛明那王八搞的鬼!”纪委干部叹了口气,说:“你呀,太不注意了。”盛国强明白了,单位正在进行精简机构,而薛明一直在盯着他的位子。几斤瓜子给了他“口实”。上级对他还是“网开一面”的,只是撤了他所长的职。而当盛国强知道薛明接替他的位子时。他恼怒了,当即提出辞职! 

回到家乡,盛国强便白手起家,炒起了瓜子。但是他的心中窝着火,他不明白,人怎么可以恩将仇报。从省里回来后,他去电影院广场找过那女人,他要当面问问她,骂她一声,可是人去地空……

宋德虎的妈妈讲完了,盛国强却不信,说你挺会编故事。你心中无鬼,怎么不卖瓜子了?怎么跑了?

宋妈妈悲戚地笑了笑,说:“天地良心,盛所长,我没有干那缺德的事儿!你们的人倒是找过我,要我写材料。我没写!我说:你是好人,大好人!从你身上,我看到人性的善良。也是通过你,我儿子才会发愤读书,考上了飞行学院。至于我们怎么走了,那是孩子他爸爸病重,我姐帮我,让我们去南京治病。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但是走之前,我去工商所找过你,你们的人说你不干了,问他们你的地址,谁也不知道。”

盛国强还是将信将疑。说十几年,你们要是找我,怎么也找到了。你那瓜子害了我半辈子呀。

宋妈妈说:老天爷在上,我说的句句是实,我们也真的找过你,就是到南京后,我们还给你写了多少封信呢,盼望你回所里时能联系上。说着,从怀里掏出十几封泛着黄渍的信。盛国强扫了一眼,那些信上都贴着“查无此人,退回!”盛国强摇摇头,感叹:人啊,有时为了自己的利益,怎么什么事都能干出来呀?

这时,那个省里来的干部说话了:“盛国强同志,宋妈妈说得没错。你那个事儿,我们也一直在查。但由于薛明从中作梗,挺难。直至前些天薛明被‘双规’,事情才有了转机。薛明承认对你栽赃陷害了。”

听到这话,盛国强“哇”地哭了。哭得整个楼道都“嗡嗡”地回响。这“平反”来得太迟太迟了!他也深深体会到,一个国家,一个单位,没意义的人事纠纷太多了。

宋德虎上前,对盛国强说:“叔,别哭了!都过去了!”

盛国强重新打量起当年那个瘦瘦小小的孩子,摇摇头,又点点头,他拍拍宋德虎的肩头,说:“你,好样的!”

宋德虎说:“那还不是在叔的影响下。说实话,你那年要是真收了我们的摊子,我就得辍学了。因为。我们得吃饭得活呀。”

盛国强不好意思地笑了,说:“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呀!”

宋德虎说:“不,叔,你那善举,让我看到了希望!咱们中国,还是好人多啊!”

“说得对!说得好!”

盛国强转身对宋妈妈说:“大姐,冤屈你了!”

宋妈妈大笑,说:“盛所长,你才是冤屈呢。不过,自古哪个庙里没有屈死鬼呀,对不?想开点啊!身体好是第一!”

刘县长看到峰回路转,放下了心,对盛国强说:“有你这样待客的吗?”

盛国强拍拍脑袋,忙闪开身子,说:“快,请进!请进!”

宋德虎说:“叔,我们这次就不进门了,因为我得马上赶回部队。要不,也不会在这大雨天跑这儿来。我和妈妈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当面对您说声‘谢谢’!此生此世,我们不能忘了你!”说罢,从怀中掏出一枚军功章,给盛国强郑重地戴到胸前,随后,给盛国强敬了一个军礼。

盛国强嘴里一个劲儿念叨着什么。张志海听到了,那是“值了!值了!”

往回走的路上,刘县长瞪了一眼张志海,问:“想什么呐?”

张志海一愣:“没、没想什么。”

刘县长说:“今天的事儿给我触动太大了。当干部的,就应该为老百姓干点实事儿。哪怕是一件鸡毛小事儿,老百姓都会记你一辈子的。咱中国的老百姓就是好呀!而你,哼,就知道搓麻喝酒。”

张志海脸红红的,说:“我改!我改还不行吗?”

刘县长又瞪了张志海一眼,说:“有认识就好。可我不听你白乎。听着,我给你一年时间,梅花镇要还是这个熊样,看我怎么收拾你!”

张志海就感到后背湿漉漉的,也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

江南多雨。梅花镇的雨更多。今年的雨中事儿,张志海永生难忘!

 

作者:范大宇(北京)

(第二届廉政故事大赛获奖作品)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用户名 密码 注册会员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征集、活动信息均来自网络转载,其真实性未经验证,建议投稿人(应征者)在投稿前自行核实信息的真实性、有效性。本站不承担由于征集信息的合法性、真实性等所引起的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投稿人(应征者)在投稿前请自行评估投稿作品著作权被侵犯或盗用等风险,本站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文章评论 所有评论共有1条记录 共1页 第一页 1 最后页  
  • [1楼] 评论人:真相 查看 真相 的评论专辑 
  • 想知道蛇年家居摆设如何带来吉祥吗?请点击http://xs.epapp.cn/
  • 2013/4/19 9:40:11

共有1条记录 共1页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请登录会员名  密码     注册为会员  

文明办网 Copyright © 2002-2013 www.StoryPart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市余杭区文联 主办
浙ICP备080168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