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派对   故事派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故事派对首页
最后一个失踪者
2012-05-30
简介


一个刊登历届廉政故事大赛获奖作品的博客
最新互动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一、县长失踪

早上7点,新河县常务副县长张文绍正在自家院子里做着健身操,县委办李主任忽然一头汗水地闯了进来:“不好了,张副县长,一艘客轮翻进伏水河了!”

张副县长惊得伸出去的胳膊半天收不回来,伏水河是县里的第一大河,这时候正值最后一波汛情,河水暴涨,县里前几天才召开了防汛大会,要求各乡镇做好山塘水库的防汛工作,确保安全度过汛期,会后县里各部门的负责人都到驻点的乡镇去查看山塘水库的险情,连上任不到三个月的县长许望年也亲自下到大型水库红旗电站去检查防汛工作去了。没想到,在这节骨眼上,一向状况良好的水上运输却出大事情了,这一翻,闹不好就会翻掉几顶乌纱帽呀!

“快去现场!”张副县长拔腿就往外走,身上的运动衣也顾上换了,直奔等候在门外的小车。

路上,李主任向张副县长简要地介绍了已掌握的情况:半小时前,一艘小客轮满载着村民从水淹区向县城驶来,就在靠近东城码头的时候,不知什么原因,客轮突然一个侧翻倾斜着沉入了河里,幸好当时河边有很多晨练的市民,立马就解开岸边的小船去营救落水者,县里的武警中队闻讯后也迅速开来冲锋舟前来营救,目前已救起多名落水者,发现一具尸体,失踪人数不详,船主兼驾驶员林水生被当场控制,已实施拘留。

张副县长赶到码头不一会儿,县里的其他领导和公安、运管、民政等部门的头头也相继赶到了。

小客轮就翻倒在离码头十来米处,一部分船身高高地翘起在水上。张副县长四下里看了看,发现没见到县长许望年,觉得有些反常,上午许县长还要主持召开县长办公会,他昨晚应该赶回县城了吧。

张副县长正想着,却听李主任一边拨打着电话一边说:“真是奇怪!半个多小时了,许县长的手机怎么一直打不通?

正在这时,又一辆小车疾驶过来,直到岸边才停下,正是许县长的1号车。

还没等李主任松口气,却见司机小何脸色苍白地跨出车门冲到他面前,嚎啕大哭起来:“许县长,他……他……他也在这艘船上!”

小何带来的消息,顿时将现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小何告诉大家,昨晚他们在沿河乡住了一个晚上,今天一早许县长为了更好地了解民情,决定悄悄换乘小客轮从水路返回县城,而让他把车开回县政府,于是他把许县长送到沿河乡码头后,就独自开车返回了,没想到,码头一别竟成了永别。

二、生死难料

沉船事故发生的当天傍晚,市政府秘书长徐景林就带队赶到了新河县。上午,市政府就接到了新河县的事故快报,获悉沉船事故已死亡一人,失踪4人的消息。

许县长一并失踪的消息震惊了市政府,更震惊了徐秘书长,徐秘书长与许县长是大学同窗好友,又曾在基层共事多年,他得知市政府成立了事故调查组,于是主动请缨要求率队前来。

徐秘书长来到新河县后,直奔沉船现场。眼前的情景却令他唏嘘不已,汛期的伏水河里浊黄的河水奔腾翻滚,老许这个旱鸭子落在这条河里哪里还有生还的希望。

很快,县里的沉船事故初查报告和死亡失踪人员名单就送到了徐景林的手头,望着失踪人员名单上的“许望年”三个字,徐景林心头真是百感交集。报告称,事故发生的原因初步查明是由于超载以及风浪过大所致,该船核定载客32人,实际乘客共52人,由于事发现场的群众及时营救,大部分乘客获救,仅死亡1人,失踪4人,现在县里正组织大队人马沿伏水河全力搜救失踪人员,伏水河下游的水库也已全开闸门泄洪以配合县里的搜救工作。

结束查勘现场后,徐景林一行住进了县里的新河宾馆。晚餐做得很精致,徐景林却没有丝毫食欲,草草吃了一些米粥,徐景林便向张副县长们告辞回了客房。

第二天,徐景林亲自参加了事故调查工作。

县里先后将几名落水乘客和在现场参加救人的市民请到了县政府,让他们复述事故发生及营救经过。乘客和市民的叙说基本上一致,与县政府的调查报告也基本相符,但是徐景林还是觉得其中另有隐情。谈话一结束,徐景林马上让市政府调查组孙宏伟起草了初查报告,并火速送往市政府。

伏水河上,县里组织的十个搜救小组,正在渐渐退却的伏水河上一遍遍地搜寻着失踪人员,徐景林安排调查组其他同志继续与县里的调查人员一起开展调查工作,自己则跟随其中一个搜救组开展了搜索行动,虽然他知道许望年生还的可能性很小很小,但他仍然不愿放弃。

搜救行动进行到第三天时,由于下游水库持续泄洪,伏水河的水位不断下降,有4名失踪人员相继被其他搜救小组找到,只有许县长不见踪影。

三、真相惊人

许县长没有找到,但调查组的工作却即将结束了。

市政府调查组即将择期会同县政府共同向社会各界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对外宣布沉船事故的调查结果。

晚上十点多了,徐景林闷坐在宾馆里心事重重,此次沉船事故暴露了县政府在水上交通管理方面的严重漏洞,据反映伏水河上客轮超载现象十分普遍,船主们的安全生产意识非常薄弱。

徐景林正在深思,突然门外传来了一阵打闹声,徐景林推开房门一看,只见走廊上几个保安正摁住一个黑黝黝的年轻人,年轻人死命地挣扎着,嘴里在大声喊叫着:“我要见徐秘书长,我要见徐秘书长,我有要紧事情告诉他……”

徐景林见状,忙上前制止住保安,让他们先将人放开。保安起初坚持说这人是个疯子,怎么也不肯放手。被徐景林训斥了一通,才悻悻地放开年轻人走开了。

徐景林刚把年轻人带进房间,年轻人“嗵”地一声就跪倒在了地板上泣不成声:“徐秘书长,请您救救我爸吧!”

原来,这个年轻人是沉船的船主林水生的儿子林大明,林大明告诉徐景林,从表面上来看,这次沉船事故是由于船主们长期超载以及风浪过大造成的,其实根本原因是在伏水河上存在着一个“水上霸王”李豁牙,李豁牙是土生土长的沿河乡人,因为长得五大三粗,又有一口大豁牙,故被人叫了这个外号。

李豁牙自十来岁就在伏水河上混,曾因逞凶伤人进过“局子”,出狱后也弄了一条船在伏水河上跑客运,客运没跑多久,也不知道他怎么与水上运管所搭上了线,摇身一变成了水上运管所的收费员,他纠集了一帮子人将整个伏水河的客、货运市场控制住了,他们对船主非打即骂,船主每月必须向他缴纳高额的水上运输管理费,不缴的人会受到他们暴打,还会受到扣船罚款的处罚。船主们的利润本来就不高,被他们这样压榨后,只有狠命超载才能赚钱,水上运管所也对超载的缴费客船刚是不管不问,而客船因为长期超载机动性能越来越差,抗大风浪的能力随之减弱,船主们心里都明白,这样下去沉船事故迟早都会发生的。

林大明说,他这几天都想找到市政府调查组的同志反映情况,可是县里的防范太严,他们找来的乘客和市民都被事先严加警告了,没人敢说真话,刚才他好不容易趁保安换岗的机会溜进了宾馆,正在寻找调查组的房间时,被保安发现了,差一点就见不到徐景林了。

李大明哽咽着说:“父亲被抓后,县里有人说要将父亲从重从快处理,我觉得这次沉船事故父亲是罪责难逃,但是县里也不该放过李豁牙,他才是造成这一事故的元凶,李豁牙一日不除,伏水河一日不得安宁啊!”

听了李大明的诉说,徐景林的眉头紧紧地拧在了一起。

正在这时,有人敲门,徐景林开门一看,只见孙宏伟灰头灰脸地回来了。

孙宏伟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小纸条郑重地交给徐景林,徐景林的眼光飞快扫过,脸色大变,孙宏伟又附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徐景林听了,重重一拍桌上,对孙宏伟道:“马上通知县里,半小时后召开紧急会议。”

四、风云突变

半小时后,县里的领导悉数到齐。

徐景林望着张副县长说:“现在,除了许县长,失踪人员都找到了,估计许县长不可能生还了,市政府要求尽快对社会公布事故调查和处理情况,我想听听县里的意见。”

张副县长连忙示意李主任送上县政府办起草的事故调查报告和处理意见书,徐景林不急不忙地看罢,突然向张副县长发问:“报告上说,此次事故只有5名死亡和失踪人员,但是现在社会上传言,一共有15个死亡和失踪者,请问张副县长对此如何解释?”

张副县长道:“这都是社会上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在造谣,我们已经慎重核实过,的确只有5个遇难者。”

“啪”,徐景林将孙宏伟写的小纸条拍在了桌上:“大家知道孙宏伟同志这几天去哪里了吗?”见张副县长们一脸茫然,徐景林接着说:“其实孙宏伟同志就是本县沿河乡的人,这些天他也没有在市里,而是悄悄地回了家。你们为了隐瞒事故真相,真是煞费苦心啊,搞消息封锁不让新闻媒体接触真相,搞高压政策不让群众说真话,还故意将搜救队分成十多个搜救小组,让调查组的人在河上到处瞎逛,让其他搜救小可以从容地将打捞上来的13具尸体悄悄转移。”

张副县长脸上的汗珠越来越多,徐景林则越说越气愤:“不仅如此,你们对此次事故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县水上运管所唯利是图,聘请刑满释放人员欺压船主,客观上造成了水上客运严重超载的现象,可是你们在调查报告中却只字不提,最终造成死亡失踪15人的特大安全事故。”

徐景林摇着手中的纸条说:“这是孙宏伟同志费尽周折统计出的失踪死亡人员名单,请你们核对一下你们手里的保密名单,看有没有差错?”

张副县长接过名单,仔细看了看,又从包里拿出一份名单核对了一会,脸色苍白地对徐景林说:“没错,完全相符,现在一共找到14具尸体,许县长还无下落。”

徐景林说:“那就明天上午十时召开新闻发布会吧,我的意见是,公布事故真相,彻底整顿水运市场,打击“水霸”,依法追究水上运管所和有关县领导的责任……”

次日九时三十分,徐景林正准备前往会场,手机突然响了,是王市长打来的,徐景林刚一接听,便变了脸色。

挂掉王市长的电话,徐景林黯然地拨通了张副县长的电话:“新闻发布会就按县里原来的调查报告发布消息吧。”

五、最后的失踪者

新闻发布会准时召开,由于县长也在这次事故中同时失踪,使这起沉船事故引起了众多新闻媒体的关注,会场里来了好些记者。

政府办李主任代表县政府宣读了调查报告和处理意见,顿时引起了台下一片哗然。张副县长勉强回答了几个问题,便匆忙宣布结束新闻发布会,而记者们却不肯罢休,纷纷围住县领导们不肯放他们走。

就在会场秩序一片混乱之际,会场大门口突然踉跄着走进一个人来,混乱间他已走到了主席台前。“许望年!”正要离场的徐景林一下子认出来了,这个头缠白纱布、脸色苍白的正是最后一个失踪者许望年。

许望年冲徐景林笑笑,转身上了主席台:“各位,我就是新河县县长许望年,我有话要对大家说。”

许望年一说话,全场顿时了下来。

许望年的声音微弱而坚定,他接着说:“沉船事故发生时我也在船上,船沉后我被波浪冲到了河中间,幸亏我抱住了一根上游冲下来的木头才一路漂到了下游,由于沉船时头部受了撞击,我抱着木头昏迷了过去,幸好被下游一户打鱼的人家救了,我很抱歉,由于身体原因,没能在新闻发布会前赶回来。在农村的这几天里,我已经知道了事故的全部真相,老百姓们也知道了,消息封锁封得了一时,封不了一世啊!”

许望年继续说:“刚才县里公布的调查报告不准确,据我所知,这一次事故的死亡人数是……”听到这里,徐景林急了,他连忙上前扯了一把许望年,又在他耳边悄声道:“你真是糊涂呀,你晚来十分钟,不就没你一点事情了吗?告诉你,王市长已经知道事实真相,但是他为了保护县里的同志们,已经决定瞒报人数了,你这一报,你的前程就全完了呀。”

许望年感激地看了看徐景林,仍然用低沉的声音说:“同志们,我作为一名党的干部,不能因为自己的官帽受影响就隐瞒事故真相,只有公布真相才能让这样的事故永远不再发生……”

许望年侃侃而谈,将他在村里了解到的事故真相一一叙述了一遍,完全与徐景林掌握的情况一致。

许望年说到激动处,一把扯下头上的白纱布说:“对于这次事故,我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我恳请上级给予我严厉处罚,同时,在组织上未对作出处理前,我宣布,县里有关部门要积极行动起来,狠狠打击鱼肉百姓的水霸,严肃处理那些贪官污吏,我们要还老百姓一条干净的伏水河,让这条新河县的母亲河永远不再有惨案发生!”

台下先是一片静默,接着响起了一阵阵震耳欲聋的掌声……

 

    作者:肖剑波(湖南)

(第二届廉政故事大赛获奖作品选登)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用户名 密码 注册会员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征集、活动信息均来自网络转载,其真实性未经验证,建议投稿人(应征者)在投稿前自行核实信息的真实性、有效性。本站不承担由于征集信息的合法性、真实性等所引起的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投稿人(应征者)在投稿前请自行评估投稿作品著作权被侵犯或盗用等风险,本站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文章评论 所有评论共有0条记录 共0页 第一页 最后页  
共有0条记录 共0页 第一页 最后页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请登录会员名  密码     注册为会员  

文明办网 Copyright © 2002-2013 www.StoryPart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市余杭区文联 主办
浙ICP备080168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