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派对   故事派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故事派对首页
一个先生两个徒
2012-05-30
简介


一个刊登历届廉政故事大赛获奖作品的博客
最新互动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嵩山乡是一个前途光明交通闭塞的山区,乡里有一所中心小学,建在一个小山坡下,是建于70年代初的泥木结构房。老校长名叫朱金华,他教了三十多年的书,全乡五十岁以下的人有一半是他的学生,最令他值得自豪的是,他有二个学生,一个名叫高宝强,当了区纪委书记,另一个叫丁财宝,当了乡里主管文教的副乡长。朱校长经常用这样的口气教育那些不听话的学生:“同学们呀!你们现在要好好学习,长大了才能像高宝强、丁财宝一样当领导,也可以为父老乡亲们办一些实事。”

朱老师的话成了学生们发奋读书的动力,当然也有些大人对此话不以为然,有人跟朱校长开玩笑说:“朱老师呀,这高书记和丁副乡长虽说当了大官,可也没见到给我们乡里办过什么大实事呀!”朱校长听到这种话时总会笑笑说:“放心吧,真要有什么事儿呀,他俩绝对不会不管的。”

这句话还真让朱校长说着了。去年9月份,一场强台风引起了嵩山乡中心小学背后山坡上的山体滑坡,那泥石流竟将学校的后墙冲出了好几个大洞,一名教师和一个学生还受了重伤。丁副乡长获悉后,连续十几次跑教委,跑区财政局,终于跑来了250万元钱,打算重建校舍。可招标的时候,几个工程队都不愿意接这个活,为啥?因为按图纸施工的话,这座学校最低的造价也得300万元,谁愿意接这个吃力不讨好又赔钱的活儿呢?

为了尽快将学校建起来,丁副乡长可是出了大力了,他连续二次找乡党委书记和乡长,并在党委会议上力排众议,终于得到了乡财政20万元的补助。可还有30万元的缺口怎么办?丁副乡长和朱校长同时想到了一个人,谁呀?区纪委书记高宝强。

丁副乡长和高书记是同班同学,关系非同寻常。但明眼人都知道,丁副乡长似乎很惧怕高书记。要知道,高书记是管官的官,开会的时候,高书记如果盯着某个官员单独看几眼,那官员就会显得很不自在。如果让他出面向财政局或教委打个招呼,多拨个30万元还不是小菜一碟的事儿。

既然想到了路子,丁副乡长便叫上老师朱校长师徒两人一起赶到了区里。高书记虽然很忙,但一听是老师来了,当即抽出时间接待,当他获悉两人的来意后,沉思了一下说:“这样吧!我明天先向教委了解一下,放心好了,这30万我一定想办法解决。”

高书记确实是个言出必行的人,没过几天高书记就给朱校长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下学校的情况,然后又问了学校的帐号,派人往帐号上打了30万元钱……

钱凑齐了,学校也可以动工了,乡里成立了“中心小学建设领导小组”,由丁副乡长任组长。在选施工队的时候,丁副乡长提出由他的小舅子吴仁前来承包施工,他的理由有二条,第一:吴仁有施工资质证书,质量完全可以保证;第二:吴仁也是天地中心小学的学生,他对这小学有着深厚的感情。既然丁副乡长提出了人选,条件又这么优惠,其他那些组员自然不会提出什么异议。就这样,合同几分钟签订完成,施工队进场施工。

挖地基的时候,朱校长放学后骑着自行车又来到了工地,他将自行车支在地上,刚想进去看看,却被一个守门人拦住了,说施工重地,谢绝参观。这下朱校长火了,自己是这个学校的校长,进去看看都不行,这还讲不讲理了。那人可不卖朱校长的帐死活不让进。朱校长无奈,便顺着施工围墙转了过去,当他转到北面食堂处的时候,见有一处护栏倒了,便跨了进去,恰巧,这地方就是立柱浇筑的地方。朱校长朝那浇筑的地方看了一眼,人都差点昏死过去……

你知道为啥,原来,那群工人在浇筑主柱时用的不是钢筋而是毛竹片。

老天呀!这可是丧心的豆腐渣工程呀!用毛竹片代替钢筋,这五层楼的房子能牢么,这房子可是要住300多名学生的呀!

朱校长心里那个急呀!他拖出自行车,骑上后吱哩嘎啦直奔丁副乡长家。

包工头吴仁也正在丁副乡长家,见朱校长急呼呼地赶来打趣地说了句:“朱老师呀!你介慌里慌忙的,是否火着了呀。”朱校长一见他就满肚子火气:“呸,你不要叫我老师,我也没有你这种学生。”

丁副乡长一见苗头不对,就问:“朱老师,谁惹您生这么大的气呀!”

朱校长哆嗦着手指着吴仁:“这个丧良心的东西,造学校竟用毛竹片代替钢筋,这种房子,是要出大事的。”

“什么?”丁副乡长也大吃了一惊,他铁青着脸儿,转头问吴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当着朱校长的面,你给我说清楚。”

吴仁一副烂油条的样儿:“姐夫,房子的地基都是好钢筋,就是立柱上稍微凑了几根毛竹片,质量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狗屁”。朱校长气得浑身发抖,用毛竹片当钢筋,还厚颜无耻地说质量没问题。他见过丧良心的人,但没见过这么丧良心的人。朱校长的声音简直在吼了:“那房子必须坼掉重建,不然,我去区里找高书记告你。我就不信你无法无天。”

一提到高书记,丁副乡长一下怔在了那里,那吴仁猛抽了一口烟,叹了口气对朱校长说:“朱老师,实话对你说吧,我这么做其实是为了帮高书记一把。”

“吴仁,你…..“丁副乡长急眼儿了,他欲言又止。

“姐夫,你就别瞒朱老师了,他又不是外人。“吴仁说着将头转向了朱校长:“朱老师,我跟你说实话吧!用毛竹片代替钢材,其实都是为了高书记。”

“什么?”吴仁的话就像是冷水浇入了油锅里,朱校长一下子懵了。

吴仁告诉朱校长,高书记的女儿去年得了白血病,要知道,高书记可是将女儿的命看得比自己还重,妻子生女儿时难产死了,含辛茹苦将女儿拉扯到15岁,不容易呀。可这病是个无底洞呀,家里的积蓄早就花光了,今年孩子要做骨髓移植,需要30多万,作为同学,我们想帮高书记一把,弄些钱给他女儿做骨髓移植。

这难道会是真的么?朱校长无助地朝丁副乡长看着。丁副乡长也叹了口气证实,高书记的女儿确实得了白血病,高书记也确实需要钞!

“除了用毛竹片替代钢筋,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吴仁一脸无辜相,坐在沙发上抽闷烟,空气一下子变得十分沉闷。

朱校长站了起来,临出门时嘶哑着声音说了句:“明天,我去区里找高书记。”

丁副乡长一听这话急了,他赶到朱校长的面前嘱咐说:“朱老师,明天是星期天,高书记肯定在医院,他女儿的事对他打击实在太大了。不过,毛竹片的事儿你可千万不能说,你不说,高书记不知道,以后万一出什么事,高书记也是不知情者不怪罪,大不了换个地方当领导,如果说了,性质就变化了,这样的话,他女儿就完了,高书记也完了。”

朱校长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丁副乡长家的。回到家后连晚饭也忘了吃,倒在床上蒙头就睡。那一夜,他思绪万千,脑海中浮现着高书记小时侯光着脚丫子拎着毛竹罐做的饭盒上学的情景……天蒙蒙亮的时候,朱校长起了床,来到了乡政府门口的公交站上,挤上了第一辆去区里的公交车。

朱校长钞来到医院,他并不知道高书记的女儿住在那个病房,便一个一个地察看。终于他从一条门缝中看见了高书记的身影。他刚想进去,可突然从门缝中又看到了丁乡长和吴仁,他们正把一大捆钱放到了高书记面前……

朱校长再也不想进去了,转身就回了家,那天晚上,平时滴酒不沾的朱校长破例打开了一瓶67度的衡山老白干,几口就灌了下去。他醉的一塌糊涂,喝醉了酒的朱老师开始哭着骂人了:“你们算什么干部呀!我们一直为有你们两个学生为荣,可是你们全是一群丧良心的狼崽子唷……呜呜呜……”

第二天早上10点左右,朱校长才醒过来,他的头还在隐隐地作痛,手机突然就响了。一接,是乡里的王书记打来的,他让朱校长赶快去新校舍一趟。朱校长不敢怠慢,骑上自行车就赶到乡里。

乡政府大院内停了好几辆车儿,有教委的,建设局质检科的。王书记刚好从会议室里走出来,他一看到朱校长,就招呼他进了会议室。

高书记在会议室的主讲台上坐着,他的脸上又显露着往日的威严。而那个丁副乡长,耷拉着脑袋朝南坐着。见朱校长到了,高书记清了清嗓门说:“同志们,今天是我女儿做血透的日子,本来我应该在医院陪女儿,可我还是来了,为什么呢?因为昨天丁副乡长和包工头吴仁给我送来10万元钱,说是给我女儿治病的。拿着那钱,我感觉有些问题,如果要有问题的话,肯定就是新校舍的问题了,所以,我将大家找来,到现场前去检查一下。”

说查就查,一行人来到了工地,那墙面和立柱已经被水泥粉刷的平平的,丝毫看不出破绽。建设局质检科的工作人员用一根小铁棍对着墙面轻轻一撬,只听噗地一声,墙面竟破了个洞,天哪,这墙砖根本不是国家标准的蜂窝砖,而是老百姓自己加工的水泥空心砖。立柱里的毛竹片也被很快查了出来,一个豆腐渣工程暴露了。那名质检科的工作人员在检查结束后,心有余悸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好险呀!我见过烂工程,但没见过这么烂的工程,孩子们如果住进去,连生命都无法保障了。”

豆腐渣工程被铲车铲平了,乡里经研究决定,由朱校长提任工程质量检查小组组长,工程重新招标。在开会的那天,王书记向大家通报了丁副乡长违规的情况,彻底打消了朱校长心里的疑惑。

原来,吴仁的建筑公司因经营不善,亏损巨大,丁副乡长一直想拉小舅子一把。恰巧,学校要重建,他便积极地向区教委和财政局争取资金。为了让吴仁能攒更多的钱,他还找了高书记。在招标时,吴仁在丁副乡长的授意下,联络了几个小包工头,每人给了一万元的好处,统一了标底,这样,才使得工程顺利地落入了吴仁的手中。朱校长发现问题后,去找丁财宝,吴仁便把此事往高书记身上一推,原以为高书记这么大的官,朱校长肯定不会去找,可那知道朱校长偏仿基本建设去找高书,这下俩人急了,便赶在朱校长前面,送了10万元想去堵高书记的嘴……

让朱校长感动的是,高书记给学校帐上打的30万元钱,根本就不是财政拨款,而是他女儿媛媛治病的钱。原来,自从媛媛得病后,高书记前前后后花了20多万元的医药费。眼见家中的钱花完了,可合适的骨髓一直找不到。为了能使媛媛坚持治疗,区政府的领导瞒着高书记偷偷给他捐了一次款,共捐得了30万元钱。只要医院找到合适的骨髓,这笔钱就能救媛媛的命。当区长到医院将这笔钱交到高书记手上的时候,媛媛也看到了,她是个懂事的孩子,她心里很清楚,治愈自己这病的希望其实是微乎其微,但为了不让爸爸伤心,她一直与病魔抗争着,在爸爸的面前,她总是装得很快乐。那天,媛媛偶尔在电视上看到了天地乡中心小学被泥石流冲跨的情景。善良的媛媛哭了,她恳求高书记说:“爸爸,我知道自己快要死了,你也别浪费钱了,我求你将那笔钱捐给他们建学校吧,我在天堂会很快乐的。”

高书记的心都碎了,不到最后的关头,他是不会放弃女儿的生命的,可医生告诉高书记,如果近段时间找不到能够与媛媛相合的骨髓,媛媛大概还有三个月的时间;而找到与媛媛相合的骨髓,机率大概是几千万分之一。高书记的心彻底死了,他不想看到女儿每天都受到病痛的折磨。而媛媛每天都催问那钱捐了么?那些小朋友住上学校了么?高书记更不想违背女儿的心愿,恰巧朱校长与丁财宝来找他,于是,他咬着牙将这钱捐给了天地乡中心小学。

听到这里,朱校长不禁老泪纵横,善良的孩子呀!多么好的纪委书记呀!自己咋就这么混呢,还在心底里冤枉高书记。朱校长坐不住了,他擦了擦了眼泪,骑着自行车挨家挨户地走访着……

第二天,区第一人民医院门口涌入了几百号人,他们全都是来为媛媛做骨髓配型的,领头的是朱校长。

高书记闻讯后赶来,他看到这副场景后,眼眶再次湿润了,他握着朱校长的手:“老师,您这么做,不合适呀?”

朱校长心疼地看着自己这个满是伤痛的学生,掷地有声地说了句:“高书记,人在做,天在看,我们百姓心中有杆称呀。”

 

作者:徐永革

(第二届廉政故事大赛获奖作品选登)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用户名 密码 注册会员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征集、活动信息均来自网络转载,其真实性未经验证,建议投稿人(应征者)在投稿前自行核实信息的真实性、有效性。本站不承担由于征集信息的合法性、真实性等所引起的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投稿人(应征者)在投稿前请自行评估投稿作品著作权被侵犯或盗用等风险,本站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文章评论 所有评论共有1条记录 共1页 第一页 1 最后页  
  • [1楼] 评论人:真相 查看 真相 的评论专辑 
  • 这小说不错,支持一下。。。
    好消息!联通送话费了,详情请点击disk.unikaixin.com
  • 2013/7/2 10:25:40

共有1条记录 共1页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请登录会员名  密码     注册为会员  

文明办网 Copyright © 2002-2013 www.StoryPart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市余杭区文联 主办
浙ICP备080168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