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派对   故事派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故事派对首页
广厦千万间
2012-05-28
简介


一个刊登历届廉政故事大赛获奖作品的博客
最新互动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李万河万万没想到,自己才来到青县,迎面就遇到了这么一件令他触目惊心的事。

车子缓慢地开动着,没办法不慢,因为路的两边都是人,每个人脸上的表情不一,有愤怒的、冷漠的、微笑的,还有嘲讽的。李万河的心在颤抖,不是害怕,而是震惊。他没有奢想老百姓会夹道欢迎他,但也绝没想到,老百姓会夹道痛斥他。

车子进入县委大院,县长王发成和各部门的一干头脑已经在会议室里等他了。王成发惭愧说道:“李书记受惊了。”

李万河皱着眉头问道:“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一旁的公安局长说:“虽然我们尽力将你赴任的日期保密了,但不知道怎么还是泄露了出去……”

“不是说这个,我是问外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这个……”公安局长不停地擦着汗,支吾着。

不用他说,李万河其实知道原因,早在赴任之前,他就对青县的情况有所了解。青县百姓有句民谣:鱼来了狼来了,老百姓都走啦。说的就是前任余姓书记和郎姓县长,这二人对县老城区一带进行了大规模的拆迁。原先与拆迁户说好的,先拆后建,拆掉多少平米,补多少平米安置房,但事实上,余郎二人只拆不建,以至两三年过去了,安置房仍然没有动工,而除着余郎二人的落网,这事更加没有着落了。老城区数千百姓至今还住在出租房中,而且因为出租房的紧俏导致房租暴涨,拆迁户们苦不堪言,怨声载道。他们不知从哪听说了新任县委书记上任的日期,于是集体来请愿了。

李万河拉开紧闭的窗帘,看到县委大院内,黑鸦鸦地挤满了人群。李万河想了想,然后去开门。

王成发赶紧拦住他:“李书记,万万不可,别看他们现在安静,但……后果不堪设想啊。”

李万河眉头一皱,不屑地说:“我要连百姓都不敢见,还当什么县委书记!”

外面的拆迁户看到李万河来了,顿时骚动起来,但很快就安静了。李万河双手抱拳,高声说道:“各位父老乡亲,今天是我李万河赴任的第一天,你们用这种方式来欢迎我,让我感慨万千啊。但县委大院毕竟是办公之地,所以,我建议你们还是选出几个代表来跟我谈,其他的人就都散了吧。”

人群中有人嘲笑道:“又来这一套,上次的代表还没被放出来,又想来抓我们吗?”他的话引来了一片赞同声:“对,我们没有代表,我们就是代表,要抓把我们一起抓了。”

“你们不相信我,这可以理解。但我在这里保证,给我半个小时,你们的代表全都会回来;再给我三个月,安置房一定开工。”李万河说着,朝一旁的公安局长打了招呼,“立即释放他们的代表。”

半个小时后,五位上次被抓的代表来到了大院。

一个小时后,静坐的百姓开始散去。

         二

在县委扩大会上,李万河提出建造安置房的事。没人有异议,但问题是,没钱。

按照余郎二人的计划,将老城区拆迁后,将这块地卖给地产商,随后再便建造安置房安置拆迁户。先拆后建已然违反政策,而他们更是将这块地许诺卖给多家地产公司,从中收取巨额回扣,却又一直没有明确卖给谁。于是房地产商上钩不能下钩,只能不断地贿赂他们。王发成由副县长提上来后,曾想过将地卖给其中一家,但另几家却打上门来,为了这块地,每个房地产商都往里面扔了不少钱,谁也不想钱就这样打水漂了。

王成发说:“余郎二人的赃款虽然追回来不少,但比起建安置房需要的缺口还是杯水车薪,所以,要建房,还是得从地产商那里想办法。”

李万河也表示同意,随后,他让人将那些地产商集中起来开个会。

这天,李万河正在办公室里查看老城区的资料,秘书进来,说有个叫何艳的女人求见。、李万河脑子里立即想到了一个明媚动人的女孩来。在大学时,何艳是他们这些男生心中的白雪公主,追求她的男生足有一个排。李万河自然也不例外,只是他生性腼腆,相貌又不出众,有一次鼓足了勇气送去情书,还偏偏忘记了写名字。想到这,李成湖露出了微笑来:“让她进来吧。”

十几年没见,何艳依然那么美丽。她一进来,就笑着说:“李书记,现在要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李万河笑道:“老同学,你太客套了。我记得你是省城人,怎么也在青县?”

“实不相瞒,我是盛世房地产公司的公关部经理。”何艳看了看李万河的表情,见没什么异常,继续说道,“我们公司为了老城区花了很多钱,这事实在不能拖了,所以我听说你来这里当书记,就过来想让你卖个面子。如何?”

李万河苦笑着摇头:“既然你对我说了实话,我也对你说实话吧,你们拖不起,我们也拖不起。但问题是,你们所花的钱都是违法行为,没有追究责任已经算是很不错了,所以不要再谈那些钱。至于这个老城改造,并不是我一人说了算的。”

“可是,我们是老同学啊,你就不能卖个面子?”何艳有意挺了挺饱满的胸脯。

李万河看得脸一红,忙低下头来:“不是我不帮忙,对其他地产商我也会讲这话,但我想你们既然都在同一起跑线上了,能不能拿到,就看自己的实力吧。”

何艳换了个话题:“老同学见面就谈这个太煞风景了,要不这样吧,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算是老同学为你接风洗尘。”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三

到了晚上,李万河来到饭店,何艳将他引进一个包间。包间里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人,这人自我介绍说叫张元。张元笑着说:“说起来我跟李书记还是有过一面之缘的。”

李万河一愣,有些意外地问道:“真的吗?”

“大概是十五年前吧,当时我还在省城一家公司上班,有一天路过图书馆那,看到一个小伙子痛苦地倒在地上,就顺手把他带到了医院。一查,原来是囊尾炎,还好及时,要不……”

李万河猛地站了起来,失声叫道:“原来是救命恩人,这么多年没见,一时真认不出来了。我有印象,你当时开的好像是桑塔那吧?”

张元连连点头:“李书记好记忆。真没想到,我们又在这里遇上了。”

坐下来之后,三人喝了几杯酒。张元说道:“既然大家都是老熟人,我也不客气了。我就是盛世的老板,对旧城改造这一块,我势在必得。还请李书记卖我个老脸,我绝不会亏待你的。”他冲着何艳点了点头,何艳会意地将一张银行卡放在了李万河的手中,并用小手指甲轻轻地划了一下他的手心,然后冲着他妩媚一笑。

李万河把玩着卡,半晌后将卡放在桌上,手指一弹,将卡弹到张元面前,微笑着说:“张老板,我这条命是你救的,你不会希望我这条命在牢里结束吧?”

何艳忙说:“李书记,你还是像以前那样耿直。可是,人太耿直会寸步难行的。张老板跟省里几位领导也都是老朋友了,如果……”

李万河皱着眉头打断了她:“好了,我还有些事要办,先走一步了。”说着,他转身出了门。

李万河走后,张元有些不满:“看来你出的主意并不管用,难道他已经认出我并不是他的救命恩人?”

何艳困惑地摇了摇头:“按说十几年过去了,他肯定不会记得只有一面之缘的人。但看他的表情,却又分明像是已经猜到了,只是不想拆穿而已。”

“不管怎么说,我也要得到老城区。你再想想办法。”张元咬着牙说,“黑的白的,违法的不违法的,我不管。”

李万河回到暂时落脚的饭店时要经过老城区,这里曾是老县城的原址,几百上千年来,青县百姓在此繁衍生息,一代代地传下来,然而余郎二人不顾一切地拆迁,已经令这里已然成为废墟,目光所至,一片残垣断壁,人间地狱一般悲惨。李万河看着这一切,半天也没有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叹息,回头一看,正是何艳。

李万河好奇地问道:“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家?”

何艳走了过来,一把挽住了他的胳膊:“难道你不想跟我述旧吗?当年你还给我寄了封情书呢。”

李万河在何艳轻声细语的诉说中,像回到了大学时代一样。突然间,他猛地打了一个寒颤,他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青涩少年了,而是青县县委书记,他深吸了一口气,甩开了何艳的手:“不早了,还是回去吧。随便告诉你一句,当年救我的那个恩人开的是蓝鸟轿车。”

           四

天亮后,李万河出席了地产商会。一共有六家地产商,每一家都认为老城区应该给自己,理由似乎都很充分,但事实上,大家的理由都差不多,无非是自己曾在这一块花了多少钱,又曾得到了上界政府的承诺。

李万河等他们说完后,把对何艳说的那番话又说了一遍。这一来,众人大为不满,说哪有换一界政府就推翻上一界承诺的道理,这不叫失信于民吗?

县长王发成皱起了眉头:“你们所坚持的,无非就是给了余郎二人多少钱。记住,你们的钱是给他们私人的,当一个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出卖百姓的利益时,他就已经不能代表政府了!”

李万河接着他的话:“王县长说得很有道理,如果各位还要追究前任的事,那么我可以建议纪委审查各位的行贿事件,但我想大家一定不愿意这样做。所以,我有三个提议,第一,所有行贿之事按下不提,你们各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竞争。第二,十天之后,开始拍卖老区地块,价高者得。第三,本解释权在县委县政府。”

李万河的第三点出乎众人意料,有人轻轻地发出笑声来。

会后,王发成找到李万河,有些担心地问道:“李书记,十天时间会不会太仓促了?”

“虽然好像是很仓促,但事实上,这工作之前已经做过了,虽然余郎二人并没有实施,但资料档案什么的都在,可以拿来一用。王县长,老百姓等不及了啊。”

王发成点了点头:“可是,我们用这样方法会不会激起各地产商的共同抵制,到时他们联合不参加拍卖会,那该怎么办?”

“放心吧,我有办法的。”

因为李万河放出了风声,一连几天,一批批的地产商纷纷来到青县,在青县老城区的废墟上观望。除了王发成,没人知道,这些地产商其实是李万河的朋友,身份不一,但显然不是真正的地产商。说实话,王发成很佩服李万河,单这个办法,就绝对不是循规蹈矩的人所能想到的。王发成甚至能想象得出来,当那六家地产商听说其他的地产商插足进来后,那原本就不是很牢靠的联盟顿时就会土崩瓦解。

果然,在第五天,那六家地产商就已经相继送来了招标书。

然而这时候,突然发生了一件事,据公安局统计,本县四十二家单位、二百一十一家工厂门口都张贴出了三张相片的复印件。那上面是在某个月夜,李万河在老城区的废墟上与一个女人手挽着手的暖味相片。上面写着,月夜,书记,佳人。一切尽在不言中。有人认出来了,那个女人正在盛世房地产公司的公关部经理何艳。

           五

李万河顿时陷入焦头烂额中,他一方面不断地与上级解释,一方面又不停地与百姓勾通,然而,在拍卖大会时,还是发生了近千名拆迁户围堵拍卖场地的事。李万河出去解释,却被百姓的臭鸡蛋和菜叶砸了回来。拆迁户们等了三年,他们的耐心已经到了极点了。他们上次相信了李万河,但这次不会了,没人愿意相信一个与地产商有勾结的官员会为他们着想。

王成发命令公安局将贴相片的人查出来:“如果我们越软弱,他们就会越嚣张。”

李万河制止了他:“见怪不怪,其怪自败。拍卖会照旧进行,一切后果由我来顶着。”

王发成摇头说:“你都不怕,我还怕什么,大不了回家种田去。我们一起来承担责任。”

于是,门外是上千静坐的百姓,门内,是十余家地产商的拍卖会。老城区被划分了十一块小区,这也是李万河的主意,事实证明,这样远比一次性拍卖所有土地得到的钱多。随着十一块小区的拍卖结束,拆迁房的资金也基本够了。

李万河拿着那些竞标书来到拆迁户们的面前,说:“我来时曾要求大家给我三个月时间,现在三个月还没到,而我们已经筹到了建安置房的钱。这是具有法律效应的文件,如果大家看了后还想在这,我无话可说。”

上千名拆迁户中自然有人能看懂这些文件,于是大家渐渐地散开了。

半个月后,老旧改造与拆迁房的工程同时进行了开工仪式。但人们发现,李万河不见了,有人说他被市纪委叫去喝茶了。何艳的公司拍得了十一块地中的两块,眼下,正在紧锣密鼓的施工中。何艳经常会想到李万河,她不知道李万河会不会以为那三张相片是她贴出来的,她没做过这样的事,尽管张元曾有类似的企图,但她阻止了,这些年为了生意,她做过太多见不得光的事,可面对将装有巨额数字的银行卡淡然地弹出去的老同学,她知道做什么都是白费。她一开始以为相片是其他的地产商的阴谋,但又不像,旧城区划分十一个小区,大蛋糕虽然切小了,但各自都有份,没人会再去做这样的事。

明天,如果李万河还没回来,自己就去市纪委说明此事,何艳心想。

第二天,何艳正准备去市纪委时,突然听到一个消息,说有人主动去市纪委承认相片是他贴的。这是个拆迁户,也是个摄影爱好者,那天在拍夜景时,见到李万河与何艳站在老城区上,出于好奇,他拍了一组相片。后来才发现何艳竟然是地产公司的公关经理,于是本能地以为李万河跟之前的余郎二人是一类人……

何艳长松一口气,回到工地上。迎面看到一辆小车驶来,停下,从车上下来一个人,正是李万河,依然那样倔强而且充满斗志。何艳突然觉得自己无端地矮了几分,她别过脸去,不敢再去看李万河……

 

作者:吴宏庆(广东)

(第二届廉政故事大赛获奖作品选登)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用户名 密码 注册会员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征集、活动信息均来自网络转载,其真实性未经验证,建议投稿人(应征者)在投稿前自行核实信息的真实性、有效性。本站不承担由于征集信息的合法性、真实性等所引起的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投稿人(应征者)在投稿前请自行评估投稿作品著作权被侵犯或盗用等风险,本站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文章评论 所有评论共有0条记录 共0页 第一页 最后页  
共有0条记录 共0页 第一页 最后页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请登录会员名  密码     注册为会员  

文明办网 Copyright © 2002-2013 www.StoryPart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市余杭区文联 主办
浙ICP备080168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