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瑛   故事派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王国瑛首页
含泪的眼睛
2012-05-15
简介



最新互动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1 

    花溪路绿树成荫,四季花香,一直是市民散步、休闲的好去处。但半年前,这一带突然冒出了闹鬼的传言,花溪路顷刻间冷落了下来。为安定民心,有关方面决定调查布控,守株待兔。却不料这“鬼”似乎学过“敌进我退”的战术,在关键时刻没了踪影,等到布控的人刚撤,这“鬼”又人模鬼样地时隐时现。

随着时间的推移,声称见过“鬼”的人越来越多,对“鬼”的描述更是五花八门,越来越多,以致人们谈“鬼”色变,绕道而行。

春去秋来,花溪路落叶满地,更显地萧条凄凉。这日夜幕降临,一辆吱吱作响的自行车上花溪路。骑车男子姓凌名飞,二十五六岁,是医学院的应届毕业生,过几日就要去录用他的单位上班。今日抽空回母校探望老师,聊得开心,直到太阳落山才起身告辞。凌飞脚下用力,双耳生风,谁知事与愿违,只听“咔嚓”一声,这辆不知转了几手的老爷车,在行人稀少的花溪路上罢了工。

凌飞急忙下车察看,只见一根筷子般粗的树枝斜插在前轮中间,而那根修了三次的链条,垂头丧气地“下了岗”。按理说,链条脱落也不是什么大事,但凌飞刚才从自行车上摔下来,人虽然没有受伤,可他的近视眼镜早已不知去向。此刻,天色越来越黑。凌飞看什么都是模模糊糊。他蹲在地上摸索了好一会儿,这车链就是装不上,急得他搓手跺脚。

正在这时候,一团隐隐约约的亮光透过树林的阴影,照在凌飞的自行车上。凌飞暗暗庆幸老天帮忙,借紧借这“月光”重新鼓捣一番。终于手忙脚乱地修好车子,凌飞站起来把手一拍,正欲重新上路,一抬头惊得目瞪口呆——只见一位白衣年轻女子,不知何时悄悄站立一旁。

“咦,人家好心帮你忙,你谢都不谢就走?”年轻女子扬扬手里的东西,娇言嗔怪。凌飞这才发觉年轻女子拿着手电筒,不禁哑然失笔笑,原来刚才修车时的亮光,并非月光。

“哎,我也要到前面去,你带我一段好吗?”凌飞正不知如何感谢,见年轻女子请求捎带她一程,自然满口应允。

凌飞找到眼镜,扶着车把,让年轻女子坐在后面车架上,稳稳当当上了路。虽是素昧平生,但两人年龄相仿,聊得会也十分投缘。闲聊中得知,年轻女子名叫梦雪,在某艺术团工作。她爱好广泛,言谈颇有见地,不禁让凌飞刮目相看,心生好感。

“我家就住在荷花巷132号,前面三岔路口我就要到了,这手电筒留给你……”女子很细心,怕凌飞的老爷车再老爷一次,把手电筒塞进了凌飞的车兜。凌飞心存感谢,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只顾脚下使劲。

不一会儿就到了三岔路口,凌飞单腿支地停稳单车,正欲让梦雪下车,转身一看,车架上空无一人,抬头四顾,只觉得有一白影晃晃悠悠隐入林中。“嘶——”一阵秋风掠过,装凌飞不禁打个冷战,慌忙骑车离去,再也不敢回头。

 

2

次日,凌飞回想起昨晚的厅遇如梦如幻,直至他拿起那只手电筒,才确信与梦雪是真实的邂逅。他学医四年,从不信有什么亡灵鬼魂之类,不禁暗笑自已昨晚的失态。凌飞草草吃了早饭,跨上自行车出了门,他要去归还梦雪的手电筒。

凌飞按照梦雪告诉他的地址找到了荷花巷,但他骑着自行车来来回回转了好几趟,只有卖冰棍的131号和修锁配钥匙的133号,而夹在中间本该是132号的却是个公共厕所。凌飞愣在那里好一会儿,悻悻而归。

次日黄昏,凌飞骑着单车又上了花溪路。他不知到哪里去抵梦雪,只好到相遇过的地方碰碰运气。他接连三天傍晚在花溪路上转悠,终于再次碰上了梦雪。

“什么,我家是……是厕所?你真逗,嘻嘻——”梦雪听了凌飞的叙说,娇笑不停,“记住,是荷花巷123号,可不要再记成132号了。”凌飞这才知道是自已把门牌号记错了,才弄出这个笑话来。

“谢谢,明天有时间就来我家玩吧”梦雪笑吟吟相邀,声称自己有事要办就在三岔路口分手。

第二天上午,凌飞很轻松地找到了荷花巷123号。开门的是面貌清瘦的老妇,听凌飞要找梦雪,不解地上下打量了凌飞好一会儿。“你、你找梦雪?她,她在……”老妇领着凌飞穿过客厅,慢慢上了楼。

“你换双拖鞋吧,小雪爱干净。呶,她就在里面,你自己进去吧——”老妇在三楼的一个房间门口认领停下,交代一番缓缓离去。

凌飞换好拖鞋,礼貌地敲了敲门,里面毫无反应。凌飞轻轻推门而入,只觉得一阵清香扑鼻而来,靠南的墙上挂着张蒙着黑纱的年轻女子的照片,供桌上除了供品、香炉,还有一只小巧精致的骨灰盒,而旁边竟放着那只手电筒。“啊!梦雪!鬼,鬼……”凌飞毛骨悚然,惊叫一声欲往外冲。

“凌飞,是你来找我吗?”清脆明快的声音从屋外传来,那个熟悉的身影飘进房内。凌飞禁不住浑身发毛,“你,你别、别过来,你、你到底是人还是鬼……”凌飞下意识地左躲右闪,缩成一团。

“哎呀,真没想到,你这当医生的也能吓成这样?”进来的正是凌飞在花溪路上结识的漂亮女子梦雪。她手上正拿着一张报纸,递给凌飞,说:“其实约你来是想请你帮上忙,你看看这个……”

凌飞战战兢兢地接过梦雪递给他的报纸,展开一看:“花溪路小车内发现男女双尸,据警方初步调查取证,为车内缺氧窒息而亡……死亡前有性行为……”凌飞看了这条旧新闻,想起半年前传得沸沸扬扬的男女裸尸案。据说男的是教育局局长钟鸣,温文尔雅;女的是艺术院校的老师梦雪,娇艳动人,但只可惜女的名花有主,男的早为人父……据说,消息传扬开,双方亲属十分尴尬,钟鸣的妻子还看在昔日夫妻的情分上,办了丈夫的丧事;但梦雪的丈夫对戴绿帽子耿耿于怀,坚决不肯认领妻子的尸身,最终还是死者的妹妹为梦雪收入尸……

“你难道……是梦雪的妹妹?”今日旧事重提,凌飞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

 

3

“对,我是梦雪的妹妹——梦洁。我找你就是想让你帮我弄清我姐的死因。我觉得我姐是被谋杀的!”面对凌飞迷惑不解的表情,梦洁叹口气,慢慢道出了缘由:

“其实,我姐梦雪和钟鸣自幼青梅竹马,但钟鸣大学毕业后却意外地和另一女子结了婚。直到他调回这个城市,两人才再次见面,旧情复燃……”

“我是摄影协会的会员,那天接到姐姐死亡的消息时,我正在也附近摄影,便带着相机赶到现场,悲痛之余,我拍下了姐的遗容……姐没有孩子,婆家又不闻不问,是我给姐姐办理的后事……”

“流言过后,姐姐便渐渐被人遗忘。有一天,我打开电脑,翻看姐姐的照片,突然发现在姐死亡后拍下的照片上,睁大的眼睛好像瞪着什么!我仔细看了很久,发现我姐的眼睛里有个黑点。我把那照片放大再放大,发现那黑点像一只手!我听说过,人的眼睛就象摄像机,能把临死前看到的东西保留下来,所以我怀疑姐姐是被人害死的!”

闻言,凌飞呆若木鸡。梦洁的话听起来实在象天方夜谭,亡者临终前看到的景象能在眼球中保留的说法,似乎还没有肯定的科学依据。但眼下他迫切想知道的是,梦洁为什么用装鬼来收出这件旧案?为什么选择他?

面对凌飞的疑惑,梦洁苦笑一下,接着说了下去——

梦洁怀疑姐姐的死因后,便四处奔走。但说实在话,从死者眼睛中的阴影作为依据而重新定案,在目前来看,简直是异想天开。她四处碰壁,又得知钟鸣妻子的家人在滨江市大有来头,当初钟鸣能坐上教育局长的宝座,靠的也是岳父母的关系。她只有祈祷姐姐的冤魂保佑她找一个有良知、有学识的人,帮她查明真相。

凌飞出身寒门,半工半读完成了本科学业,这时,滨江市首次公务员考公开招标让他赶上了。他功底的扎实,又是全力以赴,等成绩揭晓,竟是名列前茅。凌飞这个医学院的高材生,不仅当上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法医,作为公务员招考总分一名,他的照片还上了不上滨江晚报的新闻版。

“所以你选择了我?”得知事情真相,凌飞感叹不已,他虽然不赞同梦洁为引人关注而屡次装神弄鬼的做法,但又感动于她姐妹情深,用心良苦。他沉默片刻,最后决定不管最终是什么结果,他愿帮梦洁揭开心中的谜团。

日月如梭,转眼又是半年。凌飞和梦洁的努力没有白费,梦雪留给世上的那张最后的照片,送交了上级有关部门,虽然它还需要经过科学的检测、论证,但毕竟梦雪的死因重又受到了关注。据说,有关人员曾在发案的轿车车窗上,提取到几缕毛毯的纤维;据说,钟鸣的妻子在测谎机前原形毕露,一败涂地;据说……

关于裸体死亡案的传闻,一时间似乎真假难辩。不过有个传闻倒千真万确,那就是花溪路绿树成阴,鸟语花香,在卿卿我我的恋人中,有对经常出入的年轻男妇让人羡慕,男的戴副眼镜,那女的,哇——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用户名 密码 注册会员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征集、活动信息均来自网络转载,其真实性未经验证,建议投稿人(应征者)在投稿前自行核实信息的真实性、有效性。本站不承担由于征集信息的合法性、真实性等所引起的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投稿人(应征者)在投稿前请自行评估投稿作品著作权被侵犯或盗用等风险,本站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文章评论 所有评论共有1条记录 共1页 第一页 1 最后页  
  • [1楼] 评论人:真相 查看 真相 的评论专辑 
  • 想知道蛇年家居摆设如何带来吉祥吗?
    请点击http://xs.epapp.cn/
    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哦!!!
  • 2013/4/25 11:13:28

共有1条记录 共1页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请登录会员名  密码     注册为会员  

文明办网 Copyright © 2002-2013 www.StoryPart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市余杭区文联 主办
浙ICP备080168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