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金顺   故事派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陈金顺首页
伤心的假面舞会
2012-05-09
简介



最新互动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柯丽和段成原本是一对恩爱夫妻,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早先在柯丽心目中是白马王子的丈夫,越来越使她觉得自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堆上了。  
  要说呢,段成长得高大英俊,稍微打份一下,也够酷的了;论学历,他还是一个从名牌大学里走出来的高材生。由于他书生气十足,分配到单位上一不会看领导脸色做事,二不会溜须拍马,干了近十年,和他同事的人一个个都爬上去了,他至今还沉在水底,连个副科长也没混上。为此,柯丽不止一次劝他做人要活络一点,要善于见解风使舵,凡事不要一条胡同走到底,如今人有三分才气,还必备七分钻营的工夫才行。可段成把柯丽的话当成了耳边风,总说什么做人应该坚持自己的原则,为什么要学得那么浮躁呢——嗬,真是个现世宝!柯丽气得懒得跟他多费唇舌了。  
  这不,最近段成所在的那个单位搞下岗分流,在公布下岗的名单中,身为高材生的段成竟名列榜首,一举夺魁。丈夫还没跨进大门,柯丽扑过来化指为剑,直“刺”在他的鼻子尖上:“你这种三斧头劈不开的一颗榆木疙瘩脑袋,要不下岗除非日头从西边出山了。我真后悔当初吃了什么糊涂药,让痰迷了心窍,那么多男人追求我,千挑万选,怎么偏偏看中了你呢?这真是应了一句古话:一失足成千古恨啊!”岂料段成听了根本没当回事似的,一付嘻皮笑脸的样子:“丽,你可别从门缝里把你老公看扁了,一颗草顶粒露水珠子,天生我才别有用。老子曰:‘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说不定我这次下岗,会找到一个更适合我的工作哩!”   
  “这话可是你说的,”柯丽冷冷一笑“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要是找不到工作,我们就分开来过。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是我跟你丢不起这个脸!”   
  段成显得很自信:“行,你等着。”   
  一个月不到,段成果然找到了一份工作,他通过街道再就业办公室找到了一份扫大街的差事。  
  这次柯丽没有和段成争吵了,她黑着脸默默地转身进了卧室,收拾起自己平时所穿的衣衫,以及一些化妆用品。  
  段成一见愣住了:“丽,你这是要到哪儿去?”   
  “我们还是分开,”柯丽说,“我这是要到单位的宿舍去住。”   
  “为什么?”段成伸拉住妻子。  
  段丽一挥胳膊挣脱开了:“为什么?我不想让别人戳着脊梁骨看笑话,说我和一个整天扫大街满身臭汗灰尘的人搅在一起!”   
  “丽,你听我解释……”   
  “你什么也别说了!”   
  柯丽提起行李箱夺门而出。段成呆呆地看着她走下楼梯,长长叹了一口气……   
  这以后的几天里,每当到柯丽快下班的时候,段成都来风雨无阻地赶到她的单位门口去接她回家,可是,柯丽总是避而不见地躲着他。  
  段成一连多次碰了壁,再也没有来了。不过,他托人给柯丽捎来了一封信,信中写道:“丽,希望我在你心目中不是那么渺小,我决不会是个让你失望的那种无所作为的人……”柯丽看完这两句话,不屑地冷笑了一下,当着捎信人的面,把信扯成了碎片。  
  好在柯丽和段成结婚以来,没有要孩子,离开了家,她倒也无所牵挂。不久,柯丽所在那个单位里的姐妹们,都知道了她丈夫下岗扫大街的事,一个从名牌大学里走出来的高材生,竟沦落到这种地步,真是说什么话的都有。听了别人的议论,柯丽像被人打了几记耳光似的,见人抬不起头来,更怨自己当初是上错花轿嫁错郎了。  
  这样过了有半年的工夫。一天早上,柯丽突然收到“王子鲜花店”一位小姐送来的鲜花,这是一束鲜艳夺目、如燃烧的火焰一般的红玫瑰。“柯丽女士,”那位送花小姐笑容可掬地说,“这是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先生给你订的花!”柯丽好奇地接过花,发现花中夹有一封信。她将信打开上一看,只见上面是用电脑打出的几行字:“丽,红玫瑰向征着炽烈的爱情,你在我的心目中永远是美丽而圣洁的,我爱你!你能猜测出我是谁吗?”下面的落款是:一个暂时不愿公开姓名,但从心底里一直深深爱着你的人!  
  读完信上这短短几句话,柯丽的脸“唰”地一下子红了起来,心跳也加快了。她把花朝地上一扔,咕哝了一句“莫名其妙”,可走了没几步,脚仿佛被什么东西绊住了似的,又停了下来。她犹豫了一会,见四周没人,重新折转身子,从地上拾起那束红玫瑰,收藏在了宿舍里。  
  第二天同样的时间,那位送花小姐又给她送来一束红玫瑰,花中依然夹了一封信,信里还是那么几句话。  
  柯丽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这个有夫之妇,居然有男人追求。她实在猜测不出那个男人是谁。  
  一连多天下来,柯丽的宿舍简直成了玫瑰花的天下。她的同事来串门,无不被充塞她那一屋子的玫瑰花惊呆了,都问她是谁给她送来这么多的花,她总是笑而不答。夜里,她躺在玫瑰花丛中,想象着那个男人是谁,是干什么工作的……一个个熟悉的和不熟悉的人影在她眼前像放电影似的晃过,又被她一一否决了。有时,她也为自己的这种想法感到羞愧,觉得自己太对不起段成了,就想把那些玫瑰花全扔掉。可她很快让那种莫名其妙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种心绪占了上风,认为自己没有错,错在段成徒有其表,连自己的妻子都抓不牢。柯丽有了这种念头,便心安理得起来。  
  可是这一天早上,那位送花小姐来时,手里没给她带来花。她给她只带来一封信。待送花小姐离去后,柯丽迫不及待地拆开信,只见信中夹了一张“天堂鸟歌舞厅”门票。信中写道:“丽,今天是我们的大喜日子:天堂鸟歌舞厅今晚8点整将举办一场别开生面的假面舞会,希望到时候你能够光临。为便于我们相认,我们每人在胸前各别上一朵红玫瑰花。”   
  读罢信,眼看今晚就要和那位神秘的男人见面了,柯丽又是惊喜又是犹豫,她想自己打与段成认识以来,他就从来没有向她送过一束鲜花,更没有什么浪漫的约会,相比之下,眼前的这位男士又是多么会体贴女人啊。考虑了半晌,她决定还是前去赴约。  
  晚上8点整,柯丽准时来到了天堂鸟歌舞厅的门口。天堂鸟歌舞厅是全市最大最豪华的娱乐场所,她看到门前停了很多轿车,显然,这次假面舞会的档次不低。  
  柯丽按捺不住激动的心跳,走到舞厅门口旁边,从一个服务生手里领到一个杨贵妃面具,罩在了脸上。步入舞厅,通过面具上的眼洞望去,整个舞厅内坐满了人,脸上都罩着面具,有中国古代的皇帝,有艳丽的古代仕女,有大鼻子外国警察,有恐怖的魔鬼,还有各种各样的动物……面具遮掩了所有人的真面目,柯丽一直注意搜索着胸前佩有红玫瑰的男人。  
  “呵,杨贵妃,你等得我心都焦了!”在柯丽的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蓦然回首,她发现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唐僧”,胸前正别着一朵红玫瑰。也许是戴着面具的缘故,听那男人的声音,有些嗡声嗡气的。  
  “想不到唐僧也动了凡心,竟学会追女人了!”柯丽一高兴,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而且追的是‘杨贵妃’,”“唐僧”接过话“嘻嘻”地笑着调侃道,“这一下子,可要把那唐玄宗老儿气坏了!”说着,他从身上掏出一串金项链,替柯丽戴在了脖子上。  
  柯丽看出那串项链是纯金的,她一时心潮起伏,激动不已。她和段成结婚这么多年,他就没给她买过一件佩饰,人和人,真是不能相比呀……   
  舞曲起了,是一支飘荡的慢四步。“唐僧”轻轻搂着“杨贵妃”,随着如梦似幻缠绵的音乐,滑进了舞池。“‘唐僧’,你家里有妻子吗?”   
  那“唐僧”吃吃地笑了:“有。你呢?”   
  “我有丈夫,”柯丽顺着自己的思绪说了下去,“但他不是个好丈夫。我决定和他离婚……”   
  “是吗,你那么讨厌你丈夫?”“唐僧”似乎很吃惊地停住了舞步,问,“你真得一点儿都不爱他了吗?你和他连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吗?”   “对,没有了。”柯丽口气坚决地说着,她好像意识到什么,问,“怎么,你不希望我离婚?只想要我做你的情人?”   
  “不,”“唐僧”忽然松开了她,说,“我不要什么情人。正如你所说,你有决心和自己的丈夫离婚,我也会毫无顾虑地和妻子分手。这样吧,我们以后再见,请你等我的好消息!”   
  “再见!”柯丽回应了一声。看着他转身走出舞厅,她突然想起要看一下他的真面目,可那男人已经钻进了停在舞厅门前的一辆“蓝鸟”,远去了。  
  第二天,柯丽从单位回到家里,正式向段成提出离婚。段成只是怪怪地盯了她一眼,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他没有跟她死扯硬缠,一口答应了下来。  
  两人来到法院门口,段成似乎有些犹豫不决地样子,问柯丽:“丽,你难道就一点也不留恋我们过去,曾经拥有过的一段情吗?”   
  “请你别提我们的过去了,”柯丽冷漠地道,“提起过去,是我太傻了!”   
  段成听她这么一说,泪水夺眶而出:“你傻,看来我也不聪明呀!”  
   柯丽听了他的话,觉得好笑:“你以为你多聪明呀?你如果有一点头脑,也不至于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两人就这样离了婚。  
  离了婚的柯丽,就渴盼着那位“唐僧”的好消息。可是过去了一个多月,“唐僧”像是被唐玄宗打入死牢里似的,踪影全无。这一天,望眼欲穿的柯丽收到了一封来信——但那不是“唐僧”的来信,而是段成写来的。 
  柯丽拆信一看,犹如惊雷贯顶,顿时傻了!信是这样写的:
  丽:  
  我知道你现在正盼着要见离了婚后的“唐僧”,可是你见不到他了。因为那个“唐僧”不是别人,正是你心目中一文不值的段成!  
  其实,我扫大街不久,便在一家外资企业找到了一份工作,那个老外还将我提升为公司经理的助理。我原本想早一点把这个好消息告许你的——可我又想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我想重新来过,于是每天给你送去一束红玫瑰,那天在天堂鸟歌舞厅的假面舞会,其实是老板在得知我们的情况后,是他为我们俩再度携手,一手策划安排的。我在约你的来信里,说过那天是我们俩的大喜日子,你怎么忘了,那天就是我们结婚十周年的纪念日呀!……我怎么也想不到,在你的心目中,早就没有段成这个人了!我始终都不明白,我们过去的山盟海誓都到哪儿去了?难道在经济市场竞争的大潮中,衡量爱情优胜劣汰的标准,就是金钱与地位吗?  
  丽,你真是让我太伤心了……   
  其实,那一刻,在这个世上恐怕没有更比柯丽更伤心的人了。信,还没有读完,她就哭得跟一个泪人儿似的了。可是,在这个世上失去的有些东西,无论是多么后悔,是再也无法追寻回来得了……    
  (陈金顺 )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用户名 密码 注册会员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征集、活动信息均来自网络转载,其真实性未经验证,建议投稿人(应征者)在投稿前自行核实信息的真实性、有效性。本站不承担由于征集信息的合法性、真实性等所引起的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投稿人(应征者)在投稿前请自行评估投稿作品著作权被侵犯或盗用等风险,本站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文章评论 所有评论共有0条记录 共0页 第一页 最后页  
共有0条记录 共0页 第一页 最后页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请登录会员名  密码     注册为会员  

文明办网 Copyright © 2002-2013 www.StoryPart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市余杭区文联 主办
浙ICP备0801688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