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少萍   故事派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谢少萍首页
虚拟世界的梦
2012-05-08
简介



最新互动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该不该见面呢,我犹豫不决。
  我在心中想象着她的长相,勾画着她的轮廓。她一定是一个绝色的小姑娘了。她的脸洁白如玉、一对秀眉细而弯、水灵灵的大眼、高挺的鼻子、红润的樱桃嘴、纤细的腰,她长得美丽性感迷人,我想象她皮肤的颜色,她的眼睛、鼻子,还有头发,有没有染成黄色,可我总是不能拼凑出一张完整的面容。我总是不能把她跟我想象中的形象重合在一起;她说过她不漂亮,但是相对郑秀文来说,不漂亮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人总是喜欢往好的方面想,我也不例外,我从来没有把她想象得丑陋不堪,因为是电话里,她的声音那么好听,娇娇滴滴。
  顺着北湖路,我走过来又走过去,在十字路口我来回五六次,五六次路过那个铁皮书报亭。第一次路过的时候,初月的晦光在铁皮上闪射着金子的光泽,最后一次路过时,夜色正阑,路灯淡紫色的光芒倾泄在青色的路面,我拖着孑然的身影象浮萍一样晃荡。
  她说她就在北湖路的一个名叫怡隆的网巴等我,可是这条街网巴很多,前后左右到处都是,倒底是哪一家呢,要不再打电话问问。我掏出“小灵通”,然后拨号,当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时我把电话挂掉。
  “喂!——”可是第二次铃声始终没有响起,或者她根本不来幽会,她只是为了应付我而随便胡扯了一个地址,她或者根本没有想见我。但是我已经来了,我站在书报亭边给她打电话,那时正是夜色阑栅的时候。第二次拨号,终于听到她娇柔的声音。
  “啊!你终于来了!”我对她说。
  她沉默了良久,笑了:“你是不是说真的,你跟我开玩笑吧?”
  “我想见你好吗?”我固执地问。
  “好吧、好吧!你来呀!我也想见你。”她说:“我叫曾艳紫,我们学校是市职业高中,就在北湖邮政局不远处,我在怡隆网巴等你,你来吧。” 她终于告诉我她的芳名和学校,她的声音在电话里象风铃。
  顺北湖路我走来走去五六次,五六次路过网巴;我粗略地看了一下,北湖路至少有十几个网巴。直到夜慢慢来临,路灯把我的影子拉得瘦长,我找遍这条街的所有网巴,都没有一个青年女子的身影。也许是她并不想见我,我开始灰心,我对自己的行为有些不解,我开始怀疑我的做法是否理智,但是我不相信她会对我说谎,我相信还有我没有找到的怡隆网巴,也许就在周围。还是再打电话问问吧,我拨了号,当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时,我挂了电话,然后我再犹豫,再拨,再挂,有一次我已经听到有人拿起了电话。后来,我还是忍不住拨通电话,一个男人的声音问:“你找谁?”我问是怡隆网巴吗,他说是,我佯说我想去发一个E-mail,我问网巴的具体地址是哪儿?他告诉我就在北湖路十字路口,向左转过了20米就到了。我说谢谢,然后挂了电话。
  几经寻找,原来在这儿,我路过这里已经不知多少次了,竟没有注意到在这小巷的深处有这么一个网巴,它实在不像是经营“精神粮食”的单位,牌子倒挂有一块,白底黑字,但是白漆发黑,黑漆泛白,早已混淆成一片模糊的土灰色,纵使特意来找它也极难发现。我曾经几次路过这儿,但是我却一直没有发现这个网巴;从巷口走进去,门口是一间棚子,停放着许多的自行车和摩托车,边上的屋子里亮着灯,门口里面有一个男人。
  男人走出来问:“你有事吗?”我说:“我找曾艳紫,她在吗?”男人看了我几眼:“她回学校了,明早7点钟,你再来吧。”我看表,晚上九点,到明天早上7点还有10个小时,10个小时不是很长,现在消磨时间的方法很多;可以上网消耗时间,可是我看见隔壁有一间名叫“夏梦”的舞厅,正传来嘭嚓嚓的节奏感极强的旋律,我出了10块钱买门票,在DISC舞厅喝了两瓶金龙泉啤酒。我坐在摇晃的镭射灯光中喝啤酒,红蓝黄五彩的光斑和歇斯底里的音乐在我脸上滚动,我看着舞池中忘情疯狂扭动的身体,回想我的青春,我的青春淡淡的而且安然,就象啤酒冰凉地流过我的喉咙,啤酒从来都是凉的,啤酒从来不会给人温暖的感觉。没有人认识我,我只是一个陌生的过客,喝完两瓶啤酒我就会消失,象啤酒的泡沫。啤酒冒着泡沫,那泡沫不易破裂。有人说网络象泡沫,我也还是象喝啤酒。好不容易挨到天麻麻亮,六点五十分,我去吃了早餐回来,7点半,天空布满金色的霞光,我又打了电话给她,这次,她说她骑着自行车来了,我在怡隆网巴门口见到了她。其实当时我也不知道那就是她,只是当她向那个巷口的怡隆网巴匆匆走去的时候,我叫她的名字,她回过头茫然地看我,额头飘着几绺金黄的头发。第一印象就是她很美,跟我想象中的完全不同,她美得别致,美得成熟,毫不惊艳,就象荷花生在万花丛中,但是却不流于俗气。
  “你是‘倩儿’吗?我问她在网上的化名?” 她笑了,小嘴微微裂开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她说:“我想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夜雨’吧?没有想到你真的来了。”我本来想握握她的手,但是她现在站在我的面前,我却没有了勇气。我象傻子一样把她从上看到下,再从下看到上,直把她看得不好意思,两颊飞红。我说:“你不是说你不漂亮吗?”
  “我漂亮吗?”她问。
  “漂亮!!”我肯定地回答。
  她轻轻地笑,然后说:“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去请假。”
  她进去一会儿又出来,一脸灿烂,她说:“走吧,我自由了。我们去哪儿玩呢?”她问我。
  我说:“你说吧,我听你的。”她说那我们就去泡茶座好了。
  我招手一辆TAXI,我说到最近的茶座,她说不,到最远的茶座。TAXI在街道上静静地向前滑行,就象一尾鱼,自由而好象没有目的,路过几个十字路,路过很多商场小店铺,阳光明亮而安然地洒在路上,洒在急速掠过的车顶上。
  她很安静地坐在旁边,眼睛飘忽不定,跟我一样。她身上飘逸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就象是一种不知名的花香,我竟然象一个初涉情场的小青年心跳得厉害;她轻微的呼吸就在我的身边,小巧玲珑的鼻子微微翕动,我的目光遇上她的视线,她笑得如花,会心而略带羞涩;我忽然觉得好象做梦一般,网络上的花儿此刻竟然就如此真切而清楚的坐在我的旁边,两个陌生人,此刻却象恋人。记得第一次见她,请求她身份验证的时候,我说:“很想认识你,可以吗?” 很快她就拒绝,而且附上一句话:“为什么想认识我?”我再请求并回答:“我只是在网上漫步,百万人之中忽然看到你,又忽然心血来潮想认识你,需要理由吗?你认为这不是一种缘份吗?”然后她通过了我的验证,我也通过了她的验证。然后我每天晚上都能在同一时刻看到她出现在我的好友里,倩儿,那个紫色而显得成熟的头像。
  她的手白皙而圆润,放在膝盖上,离我的手很近,仅仅几公分而已,我的手放在我的膝盖上,只要我的手稍稍轻微地移动,就可以把那只可爱的小手握在我的手里。可是我的却一直在犹豫着这段距离,我的思想已经伸出了手,但是我看到我的手却仍然安然地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在最后,我下定决心要握她的手的前一秒钟,车停了。大街尽头,是一条灯火并不嚣张的小巷,有间名叫“夏梦”的咖啡屋,这处在喧闹的市区中心,安静如诗的小酒吧,虽然在高光之下依然能保持着浪漫和温馨,它还有与众不同的风格,正如她的名字一样简洁,简洁的杯碟,巧克力的色调,独特的壁画,里面回荡着舒缓的萨克斯风伴着的浅吟低唱,这是一个一踏进门就能静下心来的地方,这是一隅理想的休闲去处,烛光、水吧也许能留住你匆匆的脚步,帆布、水火灯、陶艺、铁花、仿古砖、毛石墙……淡淡的怀旧情调,悄然地静立于闹市之中,诧异于与周围环境形成如此强烈的对比,近一个时期来,我越来越爱上这咖啡屋,室内,由于位于超市的楼上,空间低矮,设计师则以稳定的面来扩大空间,在此不经意的角落里,设计师独具匠心地布置了一些看似无意却是有意的小陶艺,天花板上的水火灯更是酒吧点睛之笔,在装饰材料上以仿古砖和铁艺为主,以达到中西壁合的效果。在这里,坐在临街的大窗旁,真的可以哪怕是一个人也能坐一个晚上甚至永远的地方,坐在这里,看着外面的万家灯火或深夜的苍茫夜霭,总有无限情怀蓦然涌上心头。她怅然地说:“近一个时期来,我心情苦闷无处宣泄,这儿就是我享受休闲的世界,逃避人生嚣喧的乐园,在此我疲惫苦涩的心灵得到憩息。”我俩信步走向“夏梦”咖啡屋,屋里人不多,只有几个情侣在低头吮着咖啡,不时传来喁喁私语声,抒情而缠绵的轻音乐,在空中如泉水般柔曼地淌着……我选了个偏僻的座位坐下,染色的灯光被音乐调和着,忽明忽暗,将玟瑰的梦幻搅得浓浓的,我要了一杯浓浓的不加糖的苦咖啡,吮上一口,揉了揉麻酥酥的太阳穴,就仰着头靠在座垫上,让美妙的音乐像泉水般从耳边淌过,掺着咖啡的苦涩和特殊的芳香,我尽情地享受着这难得的宁静。
  夜色宜人,音乐更加抒情动听。
  吸顶灯昏昏欲睡的柔和之光缓缓熄灭,在梦幻般的朦胧之中,标致的侍者轻盈地走来,给每一桌点上蜡烛。大厅里响起轻快抒情的“蓝色的多瑙河”。灯光里她的长发在微风中飘动,然后我就很自然地拉了她的手,我拉着她的手走进情侣包厢茶座。她的手暖暖的而且柔若无骨。情侣包厢这种地方我已经好久没有来过了,这次进入感觉恍如隔世,这似乎已经不应该属于我们的浪漫了。
  她倚着沙发啜饮着浅绿色的茶,姿势优雅。我坐在她的身边,胳膊绕过她的背后,她的肩纤细而柔弱,她的头倚着我的肩,几缕淡黄的发丝就拂在我的颊边,淡淡的洗发水的香味混合着她身体温暖的气息盈满了我的臂弯,让我心旌神摇。她的身体充满诱惑,让人欲念横生,在我的臂弯里随着呼吸起伏,我伸手轻轻握住,我感觉到她轻微的颤栗,然后我的手被坚决地推开。
  “不!,你不要这样!”她说,“你就让我安静地在你的肩上靠一会儿好吗?就象在网上说的那样。”那天在网上我问她:“心情好吗?”她说:“不好,心情恶劣极了。”我打给她很多问号,然后加上一句:“那么你就倚着我的肩膀向我诉说好吗?”“我只静静地靠着你的肩不说话,可以吗?”她说。“可以,可是有原因吗?”沉默了片刻,她的头像才开始摇动,她说:“因为生活不是网络,生活非常庸俗,简直是俗不可耐,你不觉得吗?回家是很烦恼的,每天有做不完的作业也很烦恼,跟老妈拌嘴也烦恼,上学烦,放学也烦,连厕所脏了也很烦,你喜欢我向你诉说这些烦恼吗?”我回她几个哈哈,然后再打给她一个笑脸。从那以后,只要她的心情不好,我就会打给她“给你我的肩膀” 她就会回:“我倚着你的肩膀笑了。”并且还附带一个笑脸。我说:“做我的情人好吗?做我的红颜知己。”她说:“倚着你肩膀的女人不是你的情人吗?”那时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与她见面,要不是路过这个城市我想我也不会见到她。然而我却已经真切地接触到了她的身体,她正倚着我的肩膀,就象网上说的那样,在我耳边细微地呼吸。她坐直了身子端起杯子喝茶,她的头暂时离开了我的肩膀,但她仍然让我的手搂着她的肩;她并不看我,她只是静静地看着手中透明的茶杯,淡绿的茶水中浸泡着绿色的茶叶,热气腾腾。
  “今天心情恶劣吗?”我问。
  “不,没有。”她说:“虽然在网上我们的心已经非常亲近,但事实上我们却还很陌生。”她喝了一口茶,然后嘻笑着说:“你知道你刚才象什么吗?”
  “象什么?象色狼吗?”我陪着她笑,感到一阵脸红。
  她呵呵笑起来,又把头倚在我的肩上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啊,我还没有说呢,不过可不准生气啊。”我狡辩说:“你可是是我的情人呀,你怎么能把我当成色狼呢?对自己的情人角色一点不为过分吧?”她白了我一眼,娇娇柔柔,我的心却忽然悸动;我胳膊用力,她温软的身躯被我坚定地拥进了怀中,我看到她眼中闪过一丝惊恐,但是马上被温柔所取代,她轻轻地合上好看的长睫,她的唇鲜艳得就象一朵红玫瑰。
  我慢慢低头,我的唇轻轻触及她的唇,吻,温润而缠绵;可是她腰里的呼机忽然嘟嘟地响了起来,在宁静的情侣茶座清晰刺耳。她挣开我的胳膀,从腰间取出呼机,呼机上的的留言字字清楚:“艳艳,你该吃药了,你的感冒还没有完全好。妈!”她读了一遍,又读了一遍,然后默默地放回呼机,她看着我,眼神空洞而迷惘。“其实我的感冒早就好了。”她说。她侧侧身子,把我放在她肩上的手滑落;我的胳膊从她背后很自然地收回来,我捧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还是滚热的,清新爽口。“你爸妈很爱你。”“是。”“你也很爱你爸妈?”“曾经很爱,曾经我真的很爱他们。”“那么现在呢?”“现在?”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目光透过茶的热气瞥了我一眼。她幽幽地说:“现在我们的生活就象水一样,平静平淡没有任何味道,爸妈天天吵架,吵得越来越凶,莫名其妙地吵架,甚至扬言要离婚,但是还是继续一天天地过日子,再继续精打细算着每天买菜买米买油的花销,庸俗得不能再庸俗了,我好象已经忘记这个家了。”“闹离婚?也许是你爸爸和妈妈还是很新潮吧。”我笑着说。她不说话,闷闷地喝茶,然后呼机又响了一次,她没有理睬。我说:“你的老妈对你真好。她又找你回去了。”“不!今天是星期天,是我的自由日”她说,“她是怕我病情加重了,会用去她更多的钱。”“你真是会开玩笑,你怎么能那样想呢?”我说。 “可是她就曾经那样说过。”“那只能证明她很风趣。”“也许是吧,她就是这么爱唠叨的人。”她点点头,微微地笑,很妩媚。
  在网上聊天时,她很少谈论自己的家人,我也从来不谈我家里的人,我们只是知道我们都有了各自的家庭,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成为网络情人,直至我们坐在一起,在情侣茶座喝茶。忽然我的口袋里一阵响,我掏出手机,按接听,里面传来父亲的声音。“是你吗?”“是我。”“你应该今天回家的,怎么还没有回来呢?”“有点事耽搁了。”“什么事?你该不是在外面乱搞吧?小心我揍你!”我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倩儿嘿嘿笑着说:“怎么会呢?你还不知道我吗?”“那你快回来。”“好,再见。” 不等老爸说完我就挂了电话。 我苦笑着对她说:“彼此!彼此……” 她还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茶杯,嘴角略带微笑,透明的茶杯里淡绿色的茶、绿色的茶叶。“我得走了”我说。“茶总得喝完吧。”她笑着说。我给她倒了一杯茶,自己也倒了一杯,然后我们静静的喝完。一杯茶喝完我们就走出了茶座。我给她拦一辆出租车,当她打开门要上去的时候,我拥住了她,然后在出租车司机暧昧的注视下吻她,我拥得她很紧,她的胳膊轻轻地环着我的腰。我站在马路上,呆呆地望着载着她的出租车绝尘而去,绝尘而去,直到在视线里消失。
  晚上,在网上我问她:“你认为我们之间是不是真正的爱情呢?”她深思很久说:“我想是吧。虽然网络只是虚拟的世界,但是感情却是真的。”我说:“那天我忘了对你说我爱你。”她说:“我那天也没有对你说。”我问:“你想过我们为什么都会忘记了吗?”她说:“我想是因为我们离开了网络,我们的爱只有在网上才显得最为真实。”她给我传过来一支歌,我双击MP3 播放机,然后打开那支歌,一个女人的声音唱得很好听,很忧郁,有一句唱道:“相见不如怀念………”
  (谢少萍 原创发表于《珠江》2004年第2期)
评分与评论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错 太棒了
姓名 
联系方式

  用户名 密码 注册会员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征集、活动信息均来自网络转载,其真实性未经验证,建议投稿人(应征者)在投稿前自行核实信息的真实性、有效性。本站不承担由于征集信息的合法性、真实性等所引起的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投稿人(应征者)在投稿前请自行评估投稿作品著作权被侵犯或盗用等风险,本站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文章评论 所有评论共有1条记录 共1页 第一页 1 最后页  
  • [1楼] 评论人:真相 查看 真相 的评论专辑 
  • 风流相公西门庆-----这小说特别好看!!!
    三妻四妾的美好生活,风生水起的官场人生。
    美女金钱滚滚来,英雄好汉纳头拜。
    花丛中过真本色,风骚人生不解释。
    斗奸臣,灭辽金,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西门庆。
    更多精彩请点击:http://xs.epapp.cn/
  • 2013/4/25 11:12:36

共有1条记录 共1页 第一页 1 最后页
  
  发贴后,本网站会记录您的IP地址。请注意,根据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您的发帖内容、发帖时间以及您发帖时的IP地址的记录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这类信息提供给有
关机构。详细使用条款>>
  请登录会员名  密码     注册为会员  

文明办网 Copyright © 2002-2013 www.StoryPart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杭州市余杭区文联 主办
浙ICP备08016887号